雞哥

來源:網絡 發表時間:2018-06-20 17:34

有一只雞,其名雞哥。雞哥真的是一只雞,一只大公雞。

上世紀九十年代,我和父母還住在華北一個小農村,家里養了許多家禽牲畜:豬馬羊,雞鴨鵝。雞哥是家里唯一的一只雄性雞,想其原因,也許是父母心血來潮,也許買一只大公雞養來等喂得它腦滿腸肥然后烹飪下鍋,也許是如同成語殺雞儆猴寫的,可是自己家里也沒養猴子,便排除了這種可能。

雞哥也是家里長得最美的一只雞,頭戴紅冠,脖子上羽毛金黃,似一圈金瓔珞,雞哥身體是金黃紅青雜色相間,好不美麗,尾部的羽毛傲然挺立,英姿颯爽,映出它勇武好斗的性格。雞哥整只雞看起來高冷傲嬌,難以接近,不想到我一語成讖,后來發生了一系列事件。就此,展開了一場人與雞的斗爭。

別人家養狗的都有個活動:遛狗。而在我們家,則是:遛雞。雞哥自來到我家,便開始了它大爺一般的生活,每天酒足飯飽,哦不雞糧草飽之后,雞哥便要出門遛彎,一直到天黑才回家。雞哥也不用人帶著它去遛,自己完全可以出門并且找到家門,鄰居都佩服雞哥的智商。所以雞哥應該屬于一只高智商的雞。

雞哥不喜歡我,我也不喜歡雞哥。不只是因為雞哥一副高冷傲嬌的模樣,更是因為,雞哥作為一只雞,實在是欺人太甚。

雞哥對我是窮兇極惡,對父母則是低眉順眼。每日我一出門,雞哥見到我,就分外眼紅,只要見到我的影子,便立馬朝我沖過來,好像前線上的勇士見到敵人的樣子,用它尖利的嘴咬我。每每至此,我總是拔腿就跑,想我半生神武,居然會見到一只雞而膽怯逃跑。大多數情況下,都是雞哥勝,我敗。而雞哥對父母則是另外一副面孔,用現在的話說:小丫頭片子,哦不,小雞片子還有兩副面孔呢。雞哥見到父母出門,便咯咯跑過去,站在父母旁邊,父母去哪兒,它便跟著去哪兒。好一副雞假人威的模樣!

出于對雞哥的畏懼,每每獨自出門,總要先東張西望勘察敵情,沒有雞哥的影子我才敢放心地大搖大擺地走出去。這種方法屢試不爽。后來許是雞哥生活無趣,便會躲在角落里,等我出門,然后再出其不意攻其不備,就這樣往往一張雞嘴便會咬到我腿上。我曾多次思考雞哥與我不合的原因,大概是:相看兩生厭吧。

一日雞哥出門遛彎,天黑了也沒有回家,父母便著急了,想自家的大公雞不會是被人吃了吧,好不容易養大的,便讓我出門找雞哥回家。我便拿著一根小指細的樹枝出門,在街上楊奶奶家見到了它,楊奶奶家養了許多只母雞,當時雞哥正和楊奶奶家的母雞們風花雪月。我便用樹枝趕雞哥回家,想昔日的仇敵怎么會聽我的話,雞哥當然是不聽,我指東,它便往西,小樹枝打它是左打右打都打不到,結果還被雞哥在小腿上狠狠地咬了一口。正在想該怎么把雞哥趕回家,父親便來找我和雞哥了,雞哥一見到父親,立刻就像變了一只雞,至今我都記得它那低眉順眼兩面派的模樣。

我和父母報告雞哥欺負我的事,開始他們好不以為意,后來透過窗戶看到院里雞哥追著我咬的場面,才信了我的話。于是父親給我準備了一支粗棍子,母親讓我出門戴著它的頭巾。當我提著棍子戴著頭巾出門,雞哥果然沒有找我的麻煩,不幸的是,頭巾沒系好,在我自鳴得意的時候,頭巾掉了,雞哥見到頭巾下的我,立馬朝著我咬了過來。危急存亡時刻,我拿著棍子朝雞哥的頭打過去,雞哥便倒在了地上,閉了眼睛。雞哥沒死,只是暈了。正好過中秋節,父母見到倒地不起的雞哥,提著它便上了斷頭臺,雞哥最終成了鍋里美味的雞湯。

從此,我以為再也沒有一只雞哥,可是當我走到社會上卻發現有許多雞哥一樣的人。

六肖十中八永久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