咱老百姓一身正氣哪容得黑白不分

來源:網絡 發表時間:2018-06-21 11:44

咱老百姓一身正氣哪容得黑白不分

魯鎮的郝老漢養了一頭種豬,專門給別人養的母豬配種。郝老漢的堂弟是“天一方”餐廳的掌勺師傅,每天可以提供不少喂豬的泔水,“天一方”是本鎮最豪華的餐廳,當地有頭有臉的人物大多在這里吃喝,泔水中有的是好酒好菜,就靠著這,郝老漢把種豬養得膘肥體壯的。

郝老漢養的這豬不知是啥品種,這畜生特別能吃能喝,性欲也出奇地旺盛,一天能和十幾頭母豬交 配,而且由這畜生配種后生下的豬仔都腦滿腸肥的,所以魯鎮上養母豬的人都上郝家來配種,要價翻番兒,生意特別興旺。有人打起了這頭種豬的主意,想高價買它,可郝老漢說什么也不同意。

這天,郝家又來了個外地買主,一開口就出了五千元的價,可郝老漢還是不愿賣,買主說買賣不成仁義在,一定要宴請郝老漢。郝老漢難以推卻,只好跟買主來到了“天一方”餐廳。到了餐廳,包房只剩一間了,在點菜的時候,服務小姐乘機夸耀“天一方”餐廳,說許多大人物都 不惜驅車幾百里,專程趕到“天一方”來就餐,本市的前任市長就是在這間包房喝酒時,被檢察院的人帶走的,因為貪污受賄,幾個月后被槍斃了!

酒菜上桌后,郝老漢和買主的話題還停留在前任市長身上,正在這時,買主的手機響了,他走出包房聽完了電話,一會兒進來后就換了個話題,聊起了手機,他說:“我這個手機可不一般,一萬元買的!”

郝老漢年歲已高,有幾分糊涂了,沒用過手機,對這方面的知識一無所知,但他聽別人說起過手機的價格,絕沒這么貴,郝老漢正在疑惑,買主又神秘兮兮地說:“我這個手機呀,是從武當山一個老道士手里買的。”

郝老漢的臉已經喝紅了:“老道士也……也賣手機?”

“沒聽說過吧!”買主又喝了一杯酒,更加津津有味地說了起來,“那老道士有近百年的道行,神通廣大,對著手機做了七七四十九天法,這一來,手機的功能可就大不一樣了,可以通陰啦!”

郝老漢本來就有幾分迷信,聽了這話眼睛瞪得更大了:“啥……啥叫通陰?”

買主說:“通陰就是和陰間通話!”

郝老漢聽了有點將信將疑:“和我死去多年的老伴也能通電話?”

“那當然!”買主按了幾下按鍵,把手機交 給郝老漢:“剛才我們不是說到前任市長嗎?現在我已撥通了他的電話,你和他說上幾句。”

郝老漢接過手機,學著別人的模樣“喂”了幾聲,不料真的有回音了,郝老漢驚奇不已,就壯著膽子說話了:“你是前任市長嗎?”

“不錯,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郝老漢一時不知該說些什么好,想了老半天才說了一句:“你……你死去幾年了,如今過得咋樣?”

“如今吶,我用不著為工作操勞,也不用擔心紀檢、反貪人員來調查,想吃就吃,想睡就睡,吃飽睡足了,還有時髦小姐白供我享受呢!”

郝老漢越發想不通了:“這么說,你不是在地獄受苦,而是在天堂享福了?”

“不,我早已托生投胎,我現在就是你豬圈里的那頭豬呀!”

郝老漢正聽得發呆,對方又說開了:“我的好日子還在后頭,再過兩個月,我就會生急病死去,死后將再次托生,那時我就真正到天堂享福去了。可對你不利的是:我一死,你就要破點小財啦!”郝老漢一聽,立刻沒了主意。

買主關了手機,勸郝老漢趕快尋個買主,把豬給賣了,賣活豬總比賣死豬少些損失。郝老漢表示贊同,拜托買主以三千元的價將豬牽走,再隨便找個買主賣了,于是買主就跟著郝老漢去他家付款牽豬。

走在路上,兩人又議論起“前任市長”即將升入天堂享福的事,郝老漢憤憤不平,他認為閻王老子不是發昏就是受賄了,怎么會讓這么個大貪官到天堂去呢?走到一個生豬屠宰點時,郝老漢突然停住腳,喊了一個屠夫隨同他走,買主問這是干什么,郝老漢眼珠一瞪說:“不賣了不賣了,我要宰了那畜生!”

買主傻了:“為什么?”

郝老漢咬牙切齒地說:“那畜生想在兩個月后升天堂,我偏要現在就宰了它,破了它的時辰,讓它進不了天堂入地獄!”

故事說到這兒大伙兒也都明白,買主的手機當然不可能“通陰”,這只是他和同伙合演的小把戲,可他沒想到郝老漢對貪官竟會這么仇恨,放著花花綠綠的三千塊錢不要,偏把豬給宰了……

六肖十中八永久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