借刀除奸

來源:網絡 發表時間:2018-06-22 09:23

  1937年11月,上海淪陷。此后幾年里,一大批國民黨高官和軍統、中統骨干紛紛投敵。為嚴懲叛徒,以敬效尤,重慶方面下達誅殺漢奸的緊急令。
  
  1
  
  麗都飯店內,吳世寶一手夾雪茄,一手摸骨牌,面前堆滿花花綠綠的籌碼。這時,猴子匆匆跑來,俯在他耳邊嘀咕了幾句。
  
  吳世寶聽了一愣,招呼身邊的人頂上,便跟猴子出了門。他不耐煩地問:“真的假的?你他媽的不會看花眼吧!”猴子把眼瞪得圓圓的:“千真萬確,一個是督察窒的李天安,一個是軍統的,好像叫老鬼,我覺著挺可疑,就悄悄地跟了上去,結果他們進了502房……”不等猴子說完,吳世寶吩咐道:“去叫幾個弟兄,帶上家伙,趕快的!”猴子領命而去。
  
  不一會兒,猴子帶人來了,吳世寶領著直奔502房。在五樓樓道,一個穿風衣戴禮帽的男子急急走過來。雖然豎起的衣領和禮帽遮住大半張臉,但擦肩而過時,吳世寶認出男子就是李天安。
  
  “快!”吳世寶一揮槍,幾個人持槍沖向502房。在破門那一刻,屋里的人似已察覺大禍臨頭,在房間里負隅頑抗。畢竟人單力薄,在一陣對射后,猴子率先沖了進去。那個人身中三槍,氣息奄奄。
  
  吳世寶一腳踏在那人身上,仔細一看,果然是老鬼。日本人占領上海前,老鬼是賭場的常客,與吳世寶打過些交道。“說!你找李天安干什么?”老鬼痛得齜牙咧嘴。吳世寶將槍口頂在汩汩冒血的傷口,稍一用力,老鬼又痛得一陣慘叫。
  
  “殺……殺孔德……德昭……”老鬼有氣無力地說。吳世寶預感事情嚴重,忙讓人送往醫院。
  
  還是遲了,老鬼最終不治身亡。吳世寶氣得朝尸體連踹幾腳,猴子不解地問:“吳爺,您怎么這大的火?”吳世寶喘了口氣,說:“他媽的,這家伙不死老子能釣一條大魚。”
  
  2
  
  吳世寶既是麗都飯店的老板,也是七十六號的骨干。日本人占領上海后,李士群、丁默邨先后叛國投敵,組建了七十六號特務組織,甘當日本人的鷹犬。隨著各處賭臺林立,為了從中撈取好處,七十六號以防止重慶間諜滲透為名,堂而皇之地染指賭場。凡開設賭場的,除了向日本人申請批準,還要在七十六號登記備案,并視賭場的資本與營業情況,繳納相應的管理費用。
  
  孔德昭原是中統骨干,與李士群交往甚密,投奔七十六號后,頗受李士群的器重,將賭場審查交由他全權負責。生逢難世,開賭場的吳世寶深諳背靠大樹好乘涼的道理,經人引薦,便與孔德昭打的火熱。現在得知李天安要對孔德昭動手,他自然不敢掉以輕心。
  
  聽吳世寶講明其中利害,猴子忙說:“吳爺,那趕緊向孔處報告,好抓了李天安這渾蛋。”吳世寶擺擺手:“你豬腦子,現在老鬼死了,查無實據,怎么能置李天安于死地?”猴子拍拍腦袋,呵呵傻笑。
  
  當晚,吳世寶找到孔德昭,湊到他耳邊說:“大哥,督察室的李天安想干掉你。”孔德昭眉頭一擰,對吳世寶的話將信將疑。信的是他與李天安宿有怨仇,曾幾度兵戎相見。幾年前,吳世寶在抓捕中共地下黨時,抓了李天安的大舅子。脾性火暴的李天安向吳世寶要人,本來好說好了,但李天安以勢壓人摞狠話,孔德昭吃軟不吃硬,兩幫人拔槍對射,鬧得不可收拾。結果李天安的大舅子被槍斃,自己也被降職。從此,二人就結下了梁子。疑的是一起投靠了日本人,如今在同一戰壕何必同室操戈?
  
  吳世寶將碰到李天安和擊斃軍統特務老鬼前后一說,孔德昭不由陷入深思。吳世寶提醒道:“李天安會不會是軍統安插的臥底?”這種可能性有,早在上海淪陷之前,軍統便著手安插特務。
  
  想到此,孔德昭不寒而栗。幾乎可以肯定,李天安就是軍統安插的臥底,但空口無憑,如果貿然抓人搞不好偷雞不成蝕把米。那就嚴加防范?俗話說明槍易躲暗箭難防,李天安鐵了心要干掉自己,百密總有一疏,保不準哪天就腦袋搬家了。
  
  吳世寶看出孔德昭的躊躇,忙說:“大哥,要不先下手為強,這以后您也能睡安穩覺。…‘好倒是好,一旦有什么岔子,可要引火燒身啊!”孔德昭瞻前顧后,憂慮重重。
  
  一見表忠心的機會來了,吳世寶胸脯一拍:“這事您就裝不知道,我來把它辦得神不知鬼不覺。”孔德昭萬分感激,連說有勞兄弟。
  
  3
  
  吳世寶知道,要殺李天安絕非易事。國民政府易都重慶后,加緊對投敵者的暗殺行動,不是今天被槍殺就是明天被斬首。前不久,上海市偽市長唐紹儀被利斧砍斃于臥室,弄得風聲鶴唳,人人自危,一些有頭有臉的漢奸都加強了防衛。再說了,李天安本就是警察出身,再加上拳腳好,要隨便殺他無異癡人說夢。
  
  吳世寶召集幾個心腹商議,有的說在汽車上裝炸彈,有的說在飯菜里投毒,但幾番考慮都不現實。要是能從李天安的內部找到突破口就好了,這么一想,吳世寶腦子里靈光一閃,讓猴子找機會把李天安的保鏢郝二約出來。
  
  隔了兩天,郝二應邀到大世界娛樂城見吳世寶。早幾年郝二在上海灘混,跟吳世寶是朝夕相處的賭友。舊友相見,把酒言歡,兩個窯姐打情罵俏,異得郝二心猿意馬,好不快活。
  
  幾杯酒下肚后,郝二問:“兄弟,啥事?”吳世寶示意幾個窯姐退出去,說:“跟李處長吃香的喝辣的,威風八面,兄弟好羨慕喲!”一說李天安,郝二就來氣,吐出雞骨頭:“他媽的,老子早晚要干掉那王八蛋。”細細一問,才知道前些日子郝二誤了事,被李天安一頓暴打,還差點讓他吃了花生米。
  
  吳世寶一聽有戲,忙順梯而下:“我跟你做樁買賣,你干掉李天安,我給你兩根小黃魚。”說著,將一根金條推給郝二。郝二一怔,結巴說:“這……這事讓我想想……”“人為財死,鳥為食亡,這世道只有錢是真的。再說了,他李天安不仁在先,你既出了惡氣又賺了錢,還有什么可猶豫的?”
  
  在吳世寶的慫恿下,郝二咽了咽口水,咬牙說:“干!”把金條裝進兜里時,又問:“你為啥要干掉李天安?”“不該知道的別問,事成之后再給你另一根。”
  
  李天安在投靠日本人前供職于滬西區警察局,憑著過硬的后臺,不到三十便干上了局長。投敵后被委任為督察處長,直接聽命于市長,職務不高但權力頗大,算得上上海灘炙手可熱的人物。

六肖十中八永久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