賭神教子

來源:網絡 發表時間:2018-06-22 09:23

  兒子小倉到鎮上買砌房子用的磚頭砂石鋼材去了,誰知這一去就是一天一夜,連個信也沒有,打電話卻怎么也打不通。想想小倉身上揣著整整三萬塊錢,老倉嚇得心驚肉跳的,做了一夜惡夢,一大早起來正眼泡虛腫地發愣,院門“咯吱”一響,抬頭一看,小倉回來了!
  
  老倉像被點著了信子的炮仗一下子跳起老高,唾沫亂飛地罵道:“你這個兔崽子,一天一夜不回家死哪瘋去了?害得老子覺都沒睡好,你差點把老子急死了知道不知道?”
  
  老倉忽然住了口,他驚訝地看到小倉臉色比雪還要白,整個身子搖搖晃晃的,一雙眼睛更是布滿了血絲,就好象生了場大病似的,然后聽到小倉氣若游絲地說道:“爸,我完了,全完了,我把三萬塊錢全輸了,輸得一分不剩,手機也輸了,爸,你打死我吧!”小倉說到最后雙手抱頭蹲下,放聲大哭起來。
  
  那些錢可是爺兒倆一個汗珠摔八瓣兒掙來的血汗錢,還指望房子蓋好了娶親哩,現在倒好……老倉頭上就像炸響了個驚天大雷,一時血氣上涌眼前發黑,差點栽下去,好容易扶著桌子立穩了,啞著嗓子暴吼一聲:“我打死你這個不學好的畜生!”
  
  小倉只顧傷心大哭,避也不避,老倉眼睛瞪圓了一揮手,“啪”的一聲脆響,小倉本能地一驚,身上卻不疼,卻是抽在了爸自個臉上,只聽得老倉嚎啕大哭,一邊哭一邊抽自個的臉:“報應啊,這都是報應啊!”
  
  老倉溝壑交錯的老臉上很快顯出了紅腫的指印,不過只有兩道,原來老倉右手只有拇指和食指兩根指頭了,看上去又怪異又可怖。
  
  小倉抱著老子的手不讓他抽了,爺兒倆哭了一氣漸漸平靜下來,老倉擦擦眼淚問道:“兒子,你都跟哪些人賭的?玩的是什么花樣?”
  
  小倉膽怯地說:“跟滾刀肉、錐子、蜈蚣他們,玩的是擲骰子。”
  
  老倉長嘆一聲:“你跟他們賭,那還不是送錢給他們?你啊你,難道就沒聽說過他們的手段嗎?當時就怎么昏了頭?”
  
  小倉眼內都要滴血了,說:“才開始說是小來來的,誰知越輸越多,越是輸得多就越想翻本,到最后也不知怎的賭紅了眼,然后,一呼啦的就全輸光了……”
  
  老倉搖搖頭,喃喃地說:“賭徒都是這么想的。”說著起身進了房,再出來時手里握著厚厚兩大疊錢,說,“這是家里最后兩萬塊錢,原準備房子蓋好后給你娶媳婦用的,現在用不著了,房子沒了,還能娶到媳婦嗎?兒子,帶我找他們——繼續賭!”
  
  小倉像給鋼針戳了一下,驚跳起來,說:“爸,不能這樣啊,你從沒賭過錢,跟他們賭肯定是輸定了,這錢要是再輸了,我們、我們還能活嗎?”
  
  老倉兜頭大喝道:“你能輸我就不能輸嗎?不活就不活,反正這日子沒法過下去了,索性輸個痛快,然后爺兒倆一起喝農藥死去!”
  
  老倉說著掉頭就直奔村北的破窯而去,他知道那是滾刀肉他們固定的賭窩,小倉嚇得魂都沒了,想喊又不敢喊,只得在后面跌跌撞撞地跟著。
  
  老倉進了破窯時滾刀肉哥仨還賭著,巧得很,剛好又有一個人輸光了,一臉失魂落魄地退下來讓出位子。只見滾刀肉哥仨臉上烏青,像人又像鬼,那是長時間熬夜的結果,眼里卻閃著綠光,那是贏了大錢后狂熱的光。
  
  老倉把兩沓子錢重重拍在桌子上,說:“敢玩不敢玩?我輸了拍屁股滾蛋,絕無二話!”
  
  那三人對視一眼,心想有錢不賺當我們是傻子啊,這可是你送上門的,當即異口同聲地說:“那就陪老叔玩玩唄!”這時小倉跟了進來,遠遠地看著,心如刀割。
  
  還是擲骰子,一只海碗里一把見輸贏,破窯里隨即響起四個人大呼小叫的吆喝聲:“通吃”、“豹子”、“四五大六”,叫聲瘋狂極了。
  
  小倉提心吊膽地看著,越看越心驚,到最后一顆心差點就炸碎了,不大的功夫他老子面子的錢就薄了許多,再看老子,渾身是勁雙眼放光,右手僅剩的兩根指頭神經質地跳著。他想開口勸爸,可賭桌上的人是聽不進任何勸告的,再說,自個有臉勸爸嗎?
  
  可小倉還是“撲通”一聲跪了下來,哭喊道:“爸、爸,咱不玩了好不好?真的不能玩了啊……”
  
  卻見老倉頭也不回,一抬腿,“咚”的一聲把小倉踢了個四爪朝天,老倉咬牙切齒地罵道:“你這個喪門星,老子正要轉手氣,你這一嚎恐怕又沒了,要嚎喪外頭嚎去!”又對滾刀肉他們說,“小來來不過癮了,這樣好了,現在1000塊一把,索性來個痛快,敢不敢?”
  
  超長時間的鏖戰使得滾刀肉他們倦極了,只想早些把老倉的錢贏干凈了,回家摟著鈔票睡大覺去,現在一聽這話眼都笑細了,說:“還是老叔痛快,就這樣!”于是四個人每人押上1000塊,老倉先擲,他用兩根手指捏起骰子掂了掂,大叫一聲:“起!”
  
  一旁心如死灰的小倉忽然有個奇怪的感覺:爸眼內瘋狂的樣子沒了,原本神經質一樣跳動不停的兩根手指也不抖了,相反的,穩定得很,更熟練得很,然后滾刀肉他們一起發出一聲驚叫:“豹子!”
  
  所謂豹子就是三只骰子點數一樣,只要莊家擲出豹子,其余三家就不用擲了,認輸。
  
  于是四個人又各押上1000塊,擲骰子的規矩是贏家繼續擲,再見老倉,依舊一聲中氣十足的大吼:“四五大六!”
  
  小倉的一雙牛眼都快睜破眼眶了,只見那三只骰子在海碗里滴溜溜地飛旋,就是不停下來,滾刀肉哥仨更是張大了三張大嘴在看,老倉卻還有心情點上一根煙。小倉忽然想到應該在心里禱告一聲“阿彌陀佛”的,念頭剛出,滾刀肉他們又是一聲哀嘆,小倉一看,三只骰子真個是四五六,通吃!
  
  賭場上的時間分外快,卻都是老倉一人在表演,因為他把把通吃,再看他面前,滿滿一堆錢了。忽聽得老倉一聲叫:“好了,我們爺兒倆的五萬塊錢全回來了,一分不多、一分不少,不來了,兒子,收錢回家!”
  
  小倉夢游似地上前收起錢,命根子失而復得,他的一雙手哆嗦得不成樣子,正要走,滾刀肉開口了:“不行,照賭場規矩,只要還有錢就得賭下去,老倉,你不能走!”
  
  錐子、蜈蚣也一起發聲不讓走,到嘴的肥鴨子飛了,三雙眼齊刷刷地紅了。小倉嚇了一跳,老倉卻慢慢掉轉身,冷哼一聲,說:“你們這三個死東西,還看不出來嗎,我要你們輸到晚就決不會讓你們贏一把的。”說著那兩根指頭靈蛇一樣地捏起骰子,隨隨便便一扔,說,“三個六!”

六肖十中八永久公式